办事指南

与青春和解也不能拯救小S的中年危机

点击量:   时间:2019-03-14 10:08:06

[paragraph] 这看起来的确像是一次温情脉脉的和解黄子佼首次登上《康熙来了》节目,与小S相逢一笑泯恩仇,事后,他在社交网站上用69行7字文写下两人会面时的感想,表示就此“与青春和解”,未来会更加努力经营中年 与黄子佼以40多岁的高龄继续交往90后小女生这种“非正常中年”不同,小S已经“努力经营中年”很久了 2005年,她27岁时便结了婚——在明星里,这算做早婚老公许雅钧比她大8岁,两人婚后第二年就生下第一个女儿,第三年,生下第二个女儿第三个孩子出生于2012年,她34岁但关于她婚姻是否幸福美满,外界的猜测从未停下虽然小S经常炫耀自己家庭幸福,但许雅钧多次被拍到出入夜店,且家暴的传闻从未停歇,传宗接代的压力似乎也一直笼罩在这个家庭之上 与此同时的是,这些年来,小S事业基本可谓一帆风顺,迅速从“台湾著名主持人”升级到“华人巨星”,她接下了无数广告,登上了无数封面,成为了“麻辣新女性”的代表——这种高歌猛进的节奏一直到了2013年8月,她老公许雅钧投资的标榜“纯天然、无添加”的高端面包品牌“胖达人”被查出使用多种人工香精不久前还曾为此品牌站台过的小S,不得不出来面对公众,鞠躬道歉之后,又有许氏父子等人疑似利用“香精案”套利,有“台湾巴菲特”之称的许父异常交易,涉嫌违反“证交法”内线交易,两人皆被约谈,并被限制出境,一段传言称其恐遭7年以上刑责这桩案件一直到去年10月才最终结案,小S全家得以安全落地但无论如何,名誉受损已是不争的事实 回到十年前,你大概很难想象大小S有一天会与“家暴”“敛财”“诈骗”“经济犯罪”等等这样的关键词有关:那个时候,小S告别与吴宗宪搭档的《我猜》不久,未来让她大红的《康熙来了》也正在筹备中,活泼少女正跃跃欲试要成为一个麻辣少女而大S正裹挟着《流星花园》爆红后的余威,正努力把自己从一个“搞笑女主持人”的身份转到“文艺范偶像明星”上,一口气接了《流星花园2》、《倩女幽魂》、《青春六人行》等电视剧,谈一段不怎么被看好的恋情,刻苦的追求瘦、白,因为怕头发受伤害,所以男友搭肩膀都需要经过批准才可以 她们这段青春,记录在2001年,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大小S做了迄今为止她们人生里最后一张专辑,名字为《变态少女》里面最著名的一首歌是《姐妹们的聚会》,范晓萱也唱过歌曲的一开始,背景声是酒吧,有杯盏交错的声音,阿雅最先说,“告诉你们哦,姐妹们,我们今天晚上来个不醉不归,男人算什么啊”,随即是范晓萱,“有什么了不起,男人还有什么徐熙娣,一定要交到男朋友今天”,阿雅便道,“好啦,我也承认,我也想啦我承认”,然后是小S急切的,“帮我物色,帮我物色诶,柳翰雅帮我物色”……嘈杂而轻松的一首歌,姐妹间的嬉闹时光然而这张专辑还有更多,姐妹两个人画着黑暗的哥特装,扮着阴郁的布偶,唱着最肆无忌惮的少女心事:孤独、不安全感、占有欲、嫉妒、恐惧、恨意……甚至,是恶心 然后在这个十年里,她们慢慢的变了——现在如果要问“四姐妹谁最红”,那么大概是徐熙娣了徐熙娣变成了“华人巨星”,变成了一个乖巧的媳妇,三个孩子的妈妈,经常闹出丑闻的男人的妻子徐熙媛也变了,她从一个台湾偶像剧天后,变成了一个北京媳妇,生了孩子,发胖了,也终于为了家庭,放弃了多年茹素的习惯 但谁不是这样呢1998年,20岁的吴佩慈出《all my pace》的时候,她多么渴望成为华语界的Chara,她怪声怪气的唱歌,唱“很骄傲/你们都美/可是我习惯被最多人追”,何其“问题少女”,谁能知道多年后她会成为一个未婚生子,竭尽全力想嫁入豪门但始终不能的空心贵妇呢 小S和黄子佼和好的意义,对于两人是如此的不同黄子佼的人生困境在于,迟迟的未能告别青春期,迟迟的不能担负起人生责任,迟迟的生活在一团混乱中而小S的危机,却是中年危机——当女孩还是女孩的时候,她们所遇到的人生无非是工作、友情、爱情,最没齿难忘的痛苦是男友的劈腿然而后来,她们有了丈夫、有了婆婆、有了尿不湿,还有了妇炎洁她们的形象越来越不分明,面目越来越浑浊——这是从少女到师奶之路 上个月,小S出了自己人生唯一的一张EP,《elephant DEE》她没有为这张专辑做任何的宣传通告——或许,这仅仅是她送给自己的礼物,或者,这是一种自我救赎专辑名elephant是她最爱的动物,大象,DEE是“娣”的发音在这张专辑里,她反反复复的唱“The sky is blue/The flower is blue/The cloud is blue/The heart is blue/The woman is blue/My eyes are blue/You are blue/Yesterday is blue/The water is blue……”多忧郁的歌啊,但是评论里最多的回复是,“听着这些歌,无法自控的想起她在康熙来了翻白眼的各种表情” 像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猛地往清醒里退了一退,那一刻,心脏有被针扎的刺痛——但那种刺痛,却无法让人真正清醒过来就要睡去了,就要睡去了你知道,这是无可逆转的——无论是送给自己一张任性的专辑,还是再见年少轻狂之时,爱过恨过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