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庞麦郎的走红和我们的“耍猴”时代病

点击量:   时间:2019-03-14 12:12:04

[paragraph] 庞麦郎不是一篇报道就走红的,但眼下激起一大拨精英们关注的直接原因,却是那篇值得商榷的报道 如果大家坚称庞麦郎这样的歌手是有才华的,或者称自己喜欢他的理由正是基于他的才华,包括创作才华和唱歌方面的才华,那么是不是另外再出现一个具有同样,甚至超过庞麦郎展示出来的才华的人,大家也会给予同样的关注和所谓的爱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大家怎么看待地下通道、商业广场上的那些街头艺人呢 其实问题没有那么复杂,不管言之凿凿的出于何种理由去喜欢和关注庞麦郎,首先要承认的是他身上的那个“异类”标签的存在这个标签我们并不陌生,曾经在杨丽娟、芙蓉姐姐等人身上见识过 当我们以所谓的大众身份对那些奇闻异人产生围观的兴趣时,大多时候我们并不愿意承认自己“只是好奇”,总会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将自己轻浮甚至低俗的行为合理化、崇高化 庞麦郎走红固然跟他的歌声中夹杂了年轻人的彷徨茫然、敏感无措等等有关,越是卑微简单的词曲,越是可以让我们这些平凡的人感到心有灵犀可是审丑以及聚众观看那些以公众知情权为名义的“耍猴”,才是真正的题中之义这是一朵盛开的奇葩,更重要的是,本质上他不是什么商家策划出来的,也不靠人为的编辑和剪辑,他是活的,且是和我们同时代同时间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好奇,他的一言一行也可以让人啧啧称奇,进而哈哈大笑,就像你正在目睹一出滑稽戏然而可悲的是,这戏中并没有演员,你虽然可以以观众身份自居,但给你带来欢乐的可能正是他人真实的痛和痒 如果有纪录片导演去跟拍庞麦郎这么一个大奇葩的生活细节,将之艺术化的呈现给观众,就像《楚门的世界》中的情景一样,让一个“人”成为满足大众猎奇和观赏把玩的活生生的“物”,这不但是一种有效的针对奇葩的精致展示,同时也是一场合谋的狂欢,是符合大众诉求的事情 我想起小时候,一条大的胡同口总是会有一个疯子,他们长年累月地用呆板无助的眼神来守望着这里的百姓生活,而更加重要的是,他们几乎承担起了这附近小孩儿们集体取笑、捉弄和羞辱的任务他们被调戏和戏耍,而人们在这种反复的过程中竟然得到了所谓的快乐!如果说对疯子的凌辱是人类的一个通病的话,那么时至今日将疯子包装成一种文艺、一种可以寄托自己情怀的文艺作品,就是正值流行的“时代病” “耍猴”的要旨不是猴,而是耍猴的人,猴子可以懒惰蠢笨,但经过聪明的人的调教后,它可以表演出精彩的戏码来让围观的人露出满足的笑容在这样一个缜密的生物链下,包括正在写此篇文字的我,也是在利用和满足两种功用中招摇过市的鼠辈,还有在围观中声称“笑中带泪”的轻佻看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