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杨师群耍横撒野为哪般?

点击量:   时间:2019-03-14 04:07:07

  杨师群耍横撒野为哪般      忠言文      杨师群   最近,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教授一手导演的所谓学生告他“反革1命”事件,越来越清楚地表明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耍横撒野的闹剧   11月21日,杨师群先生在他的博客上以受害者的身份哭诉《有同学告我“反革1命”》文中写道:“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还谈到‘圈圈功’、‘nine评’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1化大革1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这还了得杨师群的“支持者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其实他们也根本不想搞清楚怎么回事,就主观臆断地大作文章,尤以南方报系最为经典12月5日《南方都市报》隆重推出对杨师群专访,同时《南都周刊》与之相配合发表长篇聚焦文章,大肆炒作“杨师群教授的‘反革命’风波,讨伐文1革式红1卫兵大学生的“告密”行为南都“文化评论家”王晓渔发出愤怒的吼声“在一所政法大学里,大学教师居然“以言获罪”,这是比荒诞派小说还要荒诞的事件”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发出一声断喝“学生告教授反革命太荒唐......”一时间,那“几个大学生”简直成了罪恶滔天、十恶不赦的魔鬼   然而,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只要仔细看看始作俑者杨师群的博文,就再清楚不过了所谓告他“反革1命”只不过是杨师群先生的杜撰而已,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恶人先告状事实上上海警方没有接到任何学生告他“反革1命”的举报可见,杨师群的“反革1命”风波,纯粹是他为达到某种目的的自我炒作   第一,杨师群作为上海政法大学的教授,应该很熟悉中国的法律我国宪法和刑法中,早已没有“反1革命罪”这一罪名,不知道杨教授是无知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作为一个堂堂教授,把子虚乌有的“罪名”楞是往自己头上扣,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   第二,究竟是学生告他的密还是他诬陷了学生在事态不断扩大,杨师群的支持者们鼓噪人肉搜索两个告密的女大学生时,没料到杨师群居然改了口12月6日,他在自己的博客写道:“对是否是那两位女同学告发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不能肯定,因为领导不会告诉我是谁告发的,我只能猜测,现在想来实在轻率了点,因为根本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支持我的人想搞“人肉搜索”,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和这两位女同学的对话,只在学校的走道上进行了一分钟都不到,没有其他人注意到,我也早已忘了她们的面容(更不知道她们的名字)”看来,杨师群先生大事是不糊涂的,他毕竟是政法大学的教授,他也担心把两个没“告密”的学生搜索出来咋办,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而他杨大教授又是写博客,又是人肉搜索,自己对两个女学生的污蔑陷害和侮辱才是名副其实   第三,学生质疑老师的行为是公民自由表达的合法权益杨师群承认自己在课堂上“批评中国文化”、“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行,并曾受到两个女大学生“眼含泪水”地质疑”如果仅仅是批评中国文化、批评中国政府,我以为这绝对够不成什么罪,但是作为一个教授“古汉语”的老师,上课时大肆兜售自己的私货和歪理邪说,而把主课内容敷衍了事起码是误人子弟杨师群先生受到学生批评和质疑也是十分正常的师生之间的交流退一步说,即便是有学生对老师的行为不满,向领导和有关部门反映和举报,也是十分正常的公民权益的表达和索求难道我们只许教授胡说八道的自由,而没有学生任何质疑批评的自由吗这岂不是强盗逻辑   第四,杨师群先生标榜自己是一个“坦荡的学者”,但却没有一点知识分子应有的学术自由讨论的雅量他在自己的博客中,漫骂与其持不同意见的网友是“网奴”、“无毛1党”,并纵人听闻地说:“五1毛1党”的许多言行与文1化大革1命时代如出一辙,如果再有类似的风吹草动,有这帮“五毛1党”冲1锋陷1阵,中国会不会又要陷入一场浩1劫”真是莫大的讽刺,一个以“反革命”炒作自己的人,自己才是真正的文1革思维,不过这种思维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反革命我怕谁”的无耻之徒的典型表现这种惟我独尊、自以为是、独享话语霸权的不要脸的诬赖架势,是当代中国“精英”们的典型特征   据最新动态,杨师群先生在名噪一时之后,开始揭30年前的疮疤,回忆自己知青生活的“悲惨遭遇”但不巧的是,有有心人把其父亲在文1革期间写的回忆录也找了出来,两相对照他们对一件事的描述竟然大相径庭,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看来,精英们的所谓言论自由确实很自由,可以主观臆断,可以凭空捏造,可以乱扣帽子但是,对不起,这样的自由只是我的自由,而不是你的自由以“受害者”的面目出现,哗众取宠,最终挤身于“民主精英”和权贵行列,这才是杨师群的真实目的    杨教授们究竟把狗血喷在了谁的头上   云淡水暖《变脸术:杨教授们喷在女学生头的狗血上该洗洗了》的文章,拜读之后觉得酣畅淋漓、鞭辟透彻,但又有言犹未尽之感这个事件,到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晰了:这是杨教授及其帮腔者合谋或者不谋而合共同喷出的充满恶臭的狗血然而,这口狗血并不像云淡水暖说的仅仅“喷在女学生头上”,而是呈放射状,一举多得,搅得漫天寒彻那么,杨教授们喷出的狗血究竟喷向了谁呢   一、首先是把狗血喷向了学校的领导杨教授言之凿凿“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上面已立案侦查”这分明告诉大家,这位“领导”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告密”者,把“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的信息迅速反馈了,让人觉得华东政法大学的这位“领导”不是一个很有水平的领导,俨然是杨教授的一个“小兄弟”   二、把狗血喷向了公安局学生告发“反革命”,又被公安局“立案侦查”,这是杨教授博客中的叙述可是警方表示“大学校园内的日常保卫事务都是由学校属地所在的市公安局文保分局负责,但是经过了解,有关公安部门尚未接到过类似的报案”,当然也就不存在什么“立案侦查”   三、把狗血喷向了两名女生这是云淡水暖文章的主要内容,此不赘述   四、把狗血喷向了华东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的学生连“反革命”这个罪名早已废除都不知道,岂不是学校的耻辱、教师的耻辱而 且学生善于“告密”,学校的领导也善于“告密”,这会给社会留下一个怎样的印象   不过,好在华东政法大学已经感到杨教授们喷出的狗血已经污染了校园环境,于是终于有了回应一位副校长已经出面回答记者了:“你这个事情,先去问杨师群,问他三件事,你拿笔记下来,第一件事情,哪个学生说过他是‘反革命’第二件,哪个公安机关立案了第三件事情,是不是那两个女同学讲了叫杨师群把证据拿出来,问题就解决了!你们报纸在全国有那么大影响,我给你指一条路,先去问他,不要问我,问清楚了,新闻的真实性就有了如果他拿不出证据来,说明他有问题,不是我有问题!”   对于副校长提出的三个问题,杨教授们会正面回答么我们拭目以待吧 变脸术:杨教授们喷在女学生头的狗血上该洗洗了 云淡水暖 挑头: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博客) 跟进夯实: 【华东政法大学里的“以言获罪”…在一所政法大学里,大学教师居然“以言获罪”,这是比荒诞派小说还要荒诞的事件…卢雪松事件和杨师群事件的共同之处在于,学生都试图将老师塑造成“**”的形象,以政治方式解决学术或思想问题学生年少无知,尚可原谅(其实已经成人,仅用年少无法解释他们的无知),有关部门则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再重蹈前车之鉴“反右”扩大化期间,坚持司法应该独立的学者甚至被公检法机构视为反动分子,等到“文革”砸烂公检法,再来重温那些学者的言论,为时已晚】(“文化评论家”王晓渔 《南方都市报》) 保持队形帮腔: 【如今学生告教授反革命太荒唐…,“忘记了大学本应有学术自由”,难道忘了“全民互告时代”的教训吗】(人民大学教授 张鸣《珠江晚报》) 至此,华东政法大学的两个女学生“告密”的恶名被“坐实”了,杨教授成为“告密”的“弱者”,加上教授们、“家”们的呐喊助威,引来对“告密者”的一片声讨之声,因为“文化评论家”们把社会上一系列的事件“诸如重庆‘彭水诗案’、山西‘稷山文案’、河南‘孟州书案’、陕西‘志丹短信案’、海南‘儋州歌案’、安徽‘五河短信案’、山东‘高唐网案’、辽宁‘西丰诽谤案’、四川‘通江诗案’,不胜枚举”硬生生与杨师群教授扯在一起,杨教授顿时成了“政府不当成员”的对立面,两个女学生顿时成了“政府”的“帮凶” 由教授们、“评论家”们、《南方都市报》们发动的这一波对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的讨伐,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要不然,谁会知道华东政法大学有一位教“古汉语”,却又不讲“古汉语”,而以“批评中国传统文化、批评政府”为嗜好的“古汉语”教授杨师群呢 可是,才过去了两三天,杨老师有点往后退了,当然,退得比较“高傲”,叫做“我其实倒希望这两个女生来找我,交流一下,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早不“希望”交流,晚不“希望”交流,非要把两个女生置于“评论家”、教授、《南方》们的口诛笔伐的火力之下后,才“希望”交流杨老师为什么“希望”交流了呢,大概因为公安局说话了 看一则报道: 【12月2日,新民网记者就华东政法大学两名女学生状告教授“反革命”一事向上海市公安局了解情况警方表示,大学校园内的日常保卫事务都是由学校属地所在的市公安局文保分局负责,但是经过了解,有关公安部门尚未接到过类似的报案】 这下,杨教授的依据和言之凿凿“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上面已立案侦查”就有问题了,公安局说“尚未接到过类似的报案”,没有“报案”哪里来的“立案”这样一来,是“被领导叫去谈话”的“领导”在说假话,还是杨教授添油加醋地说假话呢 于是,杨教授开始留后路了,帮闲的还是《南方都市报》,12月5日登了一个专访“希望两女生再来找我交流”,其中有两段对话很值得玩味: 【南都:你还记得那堂课讲了些什么内容吗 杨师群:记不得,我讲课的时候喜欢结合课本内容,随性发挥…讲到传统文化的时候,会说几句针砭时弊的话如果连这样也要追究,也太可悲了一个大学教授,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12月3日,杨师群在结束了一堂课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谈了自己崇尚独立思考、不肯照本宣科的教学风格,并坦诚这确实会让部分刚离开中学迈入大学的学生不适应但他认为,作为老师,在课堂上表达自己的观点并无不妥他说他不排除自己搞错了,并非那两个女生告了自己的可能性】 奇了怪了,一个言之凿凿地说学生“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居然会“记不得”那节关键的课时中自己说了什么,自己都不知所云,那么,如果真的被“立案”了,真的被询问了,杨老师恐怕也是一问三不知了吧如果杨老师真的属于上课的内容“说过就忘”的类型,可以想见其教学风格的随意性了吧,但杨老师有“记得”自己“喜欢结合课本内容,随性发挥”,那么,那节课的“课本内容”该记得吧,按图索骥,如何“借题发挥”的也有线索了吧 最妙的是,来了句“他说他不排除自己搞错了,并非那两个女生告了自己的可能性”,是不是说,杨教授也“不排除”自己因为“错误”、或者为了某种目的、或者因为某种心理,在博客上借题发挥,胡乱开炮呢杨教授和《南方都市报》这一种模模糊糊的说法,不过是想留一条宽松一些的后路,以便日后“检讨错误” 可是,杨教授始作俑的所谓“告密”事件,在事实不清,公安局否认,杨教授“不记得”的背景下,被炒得纷纷扬扬,“评论家”们、教授们纷纷出来借题发挥,“文革”呀、“红卫兵”呀、“学术自由”呀…,就是没有为两位女同学着想过,她们以后怎样走出杨教授导演的“大批判”闹剧如果杨教授“不排除”错了,那岂不是含狗血而喷人 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从我们的儿童和少年的头颅上,洗去喷来的狗血罢!   杨师群为什么故意写《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   作者:悟宇   政法大学的学生难道不知道中国现在没有反革命罪,怎么能告杨师群是反革命   杨师群教授在博客中称:“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有批评政府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   我们看反革命这个罪是杨师群自己说的,学生只是告他上课时讲课有批评政府等内容可见,杨师群并不敢编造实质性的内容,就是说学生告他并没有用反革命这个罪名,这个罪名是他自己特意故意用的他为什么要用这个罪名呢我看是为了让人们反感革命,进而达到他的反革命目的什么是革命革命就是进步的意思,我们看人类历史上所有革命都是在促进人类社会进步,工业革命,资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革命,都是在促进人类社会进步反革命当然就是进步的阻力,是反进步反革命当然是罪恶的了为什么革命在当代右派资改派那些毒良心学者嘴里就成了罪恶了我发现中国从所谓的粉碎四人帮开始就编造历史事实,我看四人帮才是最大的历史冤假错案,那些罪证都是右派编造的事实,那些证人证词都是编造的故事   我从网络论坛里对这个帖子的讨论里看到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一部分,一些白痴真的被他蒙骗的反感革命了那么,学生告他的到底是什么内容呢具体内容是什么呢这个杨师群并没有说明白,更没有否认那些内容如果学生告发的不真实,就是诬告那么,你杨师群为什么不说学生诬告他,而偏偏说是告他反革命就是说,学生告他讲的那些内容是真实的,就是罪名被杨师群自己改变成了反革命了杨师群为什么不敢说那些真实的告发内容呢你杨师群利用教授这个权威向学生们传教了什么东西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学生没有受到革命教育,不会有那么激进的革命思想如果不是你讲的内容太极端的虚假,学生不会那么反对你难道你编造的历史故事就是还原历史吗   当代的大学在教育学生什么东西当代的大学在毒害中国年轻的一代,那些资改派们占领了大学教育阵地,他们在利用专制教育毒害年轻人的思想现在的大学在资改派手里被搞得乱七八糟,腐败泛滥成灾,教授们在毒害学生的思想,教授们在搞假学术,大学出售假文凭,教师教授出售假学习成绩,人类灵魂的毒害师们在毒害中国社会 [ 本帖最后由 河洛癫翁 于 2008-12-9 00:58 编辑 ] 杨师群教授改口——尽显新自由主义知识精英本色 云淡水暖 在网络博客上哭诉【有同学告我“反革命”】的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古汉语”教授杨师群,11月21日痛心疾首地哭喊【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还谈到‘圈圈功’、‘nine评’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还断言【记得下课时有两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 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加给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 此言既出,语惊四座,先是有在《南方都市报》担纲“文化评论家”的王晓渔发出愤怒的吼声【华东政法大学里的“以言获罪”…在一所政法大学里,大学教师居然“以言获罪”,这是比荒诞派小说还要荒诞的事件】,再有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发出一声断喝【如今学生告教授反革命太荒唐…,“忘记了大学本应有学术自由”,难道忘了“全民互告时代”的教训吗】,一时间,“两位女同学”被摆在网络公众平台,成为新自由主义思潮拥趸们嘲笑、谩骂、威胁的焦点 在主流媒体方面,然后是“南方”们蜂拥而至,如获至宝,如何了得,“反革命”一词已经被湮没30年之久,居然有芳年20挂零的少女(),拿起来“告密”老师唯恐自由主义理念不深入人心,唯恐对新中国意识形态批判缺乏真实材料的新自由主义话语“播火者”们,想方设法要杨教授出来多说一些,多发挥一些奇怪却也不奇怪的是,杨教授对《南方》们情有独钟,至今,有《南方都市报》的问答式专访“希望两女生再来找我交流”,还有“南方”同门兄弟《南都周刊》的长篇焦点式专题文章“[社会] 杨师群教授的‘反革命’风波”,并且,都在同一天(12月5日)隆重推出12月6日,杨师群教授赶紧趁热打铁,发出了一篇博客《应该给大家谈谈这些天的感受了》 恰恰就是这两篇长文和杨师群教授自己的博客,令杨师群教授的本来色彩,逐渐为人所知,而关键在于,杨师群教授改口了,而且,改的是最为关键的部分: 第一,根本没有任何人、任何部门用“反革命”仨字儿给杨师群教授“定罪”,这仨字儿,压根就是杨教授自己臆造出来的一个“罪名”,也就是说,杨师群教授自己把自己打成了“反革命”根据《南都周刊》的描述,学校相关领导确实找杨师群谈过“两次”话,内容都是杨所说的“圈圈功”(国家定为非法邪教组织)、“NINE评”(海外**文章),如果真有人在课堂上公开讨论这些,草民想,作为政法大学的教授,也该知道个分寸吧当然,《南都周刊》说杨教授发誓赌咒自己没有说过,是有人“陷害”,【他只是愤怒于这两个强加在他身上的莫须有的罪名,“这不是近似于陷害么”】 第二,杨师群教授在没有如何根据的前提下,仅凭某次下课,有“两位女同学”听不惯或者听不懂他的“讲课”,公开找他提出质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因为领导一找杨教授谈“圈圈功”、“NINE评”,杨教授就立马想起这两位女孩子,立马就发出感叹、哭诉【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加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发生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恕草民不才,如果说有80后、90后的孩子如此捍卫中国文化,已经实属不易了,罕见了,说80后、90后的孩子们对于“批评政府”如此敏感,如此反感,在杨师群教授把最切实的证据拿出来之前,或者在有其它的旁证之前,草民实难相信杨教授说的是事实就此,如果像《南方》和杨教授自己所谓杨师群教授“大度”、“说过就忘”,那么,长达三个月的时间内,杨教授怎么一出事就想起这两位女同学呢,刻骨铭心呀 殊不知,杨教授居然改口了,《南方都市报》说【他说他不排除自己搞错了,并非那两个女生告了自己的可能性】,《南都周刊》说【到现在,杨师群相信那两个来跟他提意见的女生未必就是举报者】,杨师群12月6日的博客说【对是否是那两位女同学告发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不能肯定,因为领导不会告诉我是谁告发的,我只能猜测,现在想来实在轻率了点,因为根本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好在支持我的人想搞“人肉搜索”,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和这两位女同学的对话,只在学校的走道上进行了一分钟都不到,没有其他人注意到,我也早已忘了她们的面容(更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第四,岂有此理,事情已经发展到“好在支持我的人想搞‘人肉搜索’”了,杨师群教授一则“未必”、一则“猜测”、一则“轻率”,就轻飘飘地把自己推得干干净净,推得掉么草民倒想看看,“支持我的人”如果真的、假的弄出个“人肉搜索”的结果来,更进一步引起侵犯人身权利的事件来,杨师群教授如何圆场 第五,杨师群教授的价值观如何呢,《南都周刊》为大家作出了回答,【在他的博客链接里,除了身边的好友外,基本都是刘军宁、贺卫方、秦晖等极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好一个“极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群,简直集了自由主义知识精英的大成了么,如果人们不健忘,贺卫方先生在“X山会议”上语惊四座的发言,何等地出彩呀,就此,人们基本可以想象,杨师群教授在课堂上除“古汉语”之外,说话的倾向了么也可以说,杨师群教授历来就认为自己是“极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们的一员了 第六,“极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们有个特点,信口开河,唯我独尊,杨师群教授仅仅被两个女学生“在学校的走道上进行了一分钟都不到”被质疑过,就死死记住人家,丝毫没有“学术自由”、“讨论自由”的概念,一旦有事,就把人家拉出来定罪,“告密”、“愚昧”、“红卫兵”等等 第七,杨师群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极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呢热衷于在课堂上信口开河呢,,大概因为心头有怨,据《南都周刊》讲【杨的太太…感叹丈夫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是复旦、浙大等名校教授,虽然出自书香门第,但丈夫却大半辈子不顺利因为受父亲“反动学术权威”的连累,身为老三届的丈夫曾在贵州黔东南地区插队8年,回到上海攻读完硕士已是年近四十,又个性耿直不拐弯,担心他“老了老了还惹出事情来了”】,草民奇怪了,据草民所知,到贵州黔东南地区插队8年的,并非都是“反动学术权威”的子女,工人、市民的子女多的是,不知道是谁“连累”了他们另外,据杨师群教授父亲写的书说,杨师群教授本人对老人也不怎么地,为争夺遗产,曾经四次将老人的房门钉死 看来,新自由主义知识精英也不是无原则地“自由”的,一旦其认定了谁“冒犯”他们,也是要置人于不堪之地的,比如,挑动“人肉搜索” 据杨师群教授父亲写的书说,杨师群教授本人对老人也不怎么地,为争夺遗产,曾经四次将老人的房门钉死 到底承不承认“因言获罪”是野蛮和极端的“精心策划的”“闹剧”俩词太经典哇,经常见到嘛! 以前以为“革命”就是“革”去人家的“命”今天才终于看到有人一錘定音斩钉截铁般地下定义“革命就是进步”,不得不说,比老流氓那个啥多了嘛!呵呵 四十年前为扳老刘搞的问话大革命功力牛逼一至于斯,延宕近半世纪而功力不稍衰可悲可叹! 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