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选民为何会缺乏热情

点击量:   时间:2019-03-15 05:12:01

中国选民为何会缺乏热情 闵良臣       最近,尽管我们的官方没怎么渲染,也还是从各种媒体上得知,在刚刚过去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有13亿人口的中国政府派9名官员低调观摩了美国大选   观摩嘛,本意就是观看彼此的成绩,交流经验,互相学习,“低调”一点,也很正常若是大张旗鼓地告诉全世界,说我们去美国观摩他们如何投票,如何选举总统,就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是有意要向美国学习,而这种“认识”,恰恰不是我们的本意,也就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要向美国学习这种直选总统的意思,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到美国看看   那么这几名官员又“看”到了什么呢他们“最大的感受“又是什么让我们也来“看看”   从报道中得知,就因为在加州看到“投票站一台录像机可能就要5000美金,给每个信封签名拍照的设备要60万美金”,于是,这9名官员此次美国之行的“最大的感受”就是:“美国选举制度是用钱‘砸’出来的”啧啧!言外之意,中国好像很难拿出像美国那样足够多的钱“砸”出这样一种举世公认的民主制度,因而也就不配享受这种制度   其实,也未必我虽然不可能进行精确地计算,不说国内那些被侵占的国企资产,还有大小腐败分子侵吞了多少纳税人的血汗,单是把所有跑到国外的腐败分子转移出去的钞票都能用来买那些因选举而需要的机器上,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据商务部的数据,几年前光高山一个人就携走了10亿元人民币,而4000名贪官共卷走了500多亿美元,有人甚至认为这数字应该只会少不会多问题是因为我们没有一种阻止这些人腐败的制度,让他们不仅可以腐败,而且腐败之后还想逃离他们的“祖国”,并且一个二个还真的得以顺顺当当地“逃离”想起来,就觉得真是悲哀——当然是为我的祖国和人民感到悲哀不说也罢   而况,这些似乎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们的官员,尤其是混到了有资格可以去观摩总统大选的官员,居然对人家那种举世公认的民主制度只是一知半解,甚至连“半解”都算不上否则也不会说出那么一些无知的话来你说,有谁听说一个好的民主制度,单是用钱就能“砸”出来的真不知这些官员是否读过法国人托克维尔早在170多年前(下卷写出的时间也已近170年了)就撰写出版的《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的看法是:美国“民主政府尽管还有许多缺点,但它仍然是最能使社会繁荣的政府”(上卷第265页,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   还有更幼稚的认识在后面报道中说,这几名官员还有“一个巨大的感受,就是美国选民热情高涨背后,跟美国选民教育密不可分”尤其是除了看到“一些投票站内,负责语言服务的好多都是年龄未满18岁的高中生”这些孩子非常辛苦,早上5点到位,布置投票站,调试机器,晚上8点多完工但他们却做得一丝不苟,甚至“还看到一位母亲带着一个三岁的儿子、一岁的女儿去填选票,工作人员在每个小孩身上都贴上‘IVote’(我投票了)字样的标志”于是“中国官员认为,中国选民缺乏热情,需要自上而下组织,而美国选民热情很高,不需要动员他们认为中国选民教育的工作还需要加强,才能赶上美国选民的素质”   那么,中国的实际情形和“问题”又是什么呢   我首先不得不承认,中国确实“需要自上而下组织”来提高中国选民的热情,而“中国选民教育的工作”也实在很差劲但人类走到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中国也毕竟仍在坚持改革开放,因此,我们的民主教育再怎么落伍,对世界民主大潮还是能感受得到的,而且不仅大人能感受得到,连小学生也能因此,事实上,中国不仅成人选民已经不缺乏这种民主热情,就是小选民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娃娃”们,也不缺这种热情不信,我可举出实例来   先来看大人因为我国许多农村已经实行了村主任直选,因此农村有关这方面的报道比较多,而对已经“习以为常”的咱不去说它只说城市2006年7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了上海市进行建国后最大规模城市基层民主试验:直选街道居委会主任据报道说,早在当年4月19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就召开动员部署大会,市里提出的要求是,全市居委会直选比例不低于40%到了区里、街道,直选率又进一步加码,“至少50%”成为很多街道的目标而在上海市的心脏地带——人民广场街道,其居委会直选比例更是达到100%在报道中我们看到,上海市闸北区的一位老太太,在周末投票日那天,特意翻箱倒柜,找出了已经发皱的旗袍,并为自己化了妆,然后来到指定地点投下了她的一票这充分说明,中国选民非常看重自己行使民主的权利,对这种民主方式并非像有些人想象地那样不适应即使仅是投票选举一个街道居委会主任,也有如此非常高的热情由此可想,若让其直接投票选举总统,那热情该会有多高!当时看到这一幕,就连一位政府派去的“选举观察员”也有所感动:“这说明他们这些老人,确实是把居委会选举看成是一个非常庄严的事情这跟他们丰富的阅历有关,他们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选一个居委会主任,就看成是一个非常庄严的事情,那么,你说若是让中国选民直接投票“选举总统”呢   再来看孩子2002年11月27日《大河报》以《娃娃们的民主评议》对郑州管城区的一所小学里一个班级中对班干部的“民主评议”活动作了报道这个班63位同学,竟然有61名同学报名竞选,这在大人的竞选活动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孩子们在民主评议中有什么说什么,或说心里对哪个班干部是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有个班干部打人,我希望这次给他个改正的机会,不改,我们有权‘罢’他的‘官’!”“乐于帮助同学才是好干部,可有个当选干部很小气,向他借个橡皮都难!”“……大家选我是信任我,如果有一天大家不信任我了,当然可以‘罢’我的官!”你看,不过是在选一个小小的班干部,小选民们也是热情有加真不知道当那几名观摩的官员看到或是听到“这一幕”又作何想,会不会还要认为中国选民“缺乏热情”   举例之后,再来分析一下,那几位去观摩美国大选的官员又为何会认定中国选民缺乏民主热情呢   应该说,从中国表面上来看,我们的百姓在“民主热情”这方面确实犹如“一潭死水”最好的也不过是要他们团结一致就团结一致,要他们一盘散沙就一盘散沙;要他们民主他们就民主(例如1957年春),要他们专制他们就专制(例如文革期间,准确点说是文革前期)因此,平时,我们根本就看不到中国百姓的“民主热情”但只要说真话,这不是中国百姓的本意,更不是中国百姓的过错,也不是中国百姓愿意看到的一种“中国特色”中国百姓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显然要“归功”于社会“归功”于制度,用鲁迅先生当年的话说,就是“愚民的发生,是愚民政策的结果”(《集外集拾遗·上海所感》)   这里容我就此再举一例:   2002年12月12日的《南方周末》上刊出有关天津市大港选区的杨作利竞选过程的采访报道,从报道中我们看到,有些在地方上有举足轻重的人好像至今还不明白什么样的人才真正有资格当选人大代表,这个人大代表到底要起着什么作用,仅仅是“按比例”甚至按自己的好恶来举荐来推选,因而最后也是按这些“条件”来让什么人当选上所谓的“人大代表”,这实在有违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初衷特别是当我在报纸上看到把一些连想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当选上人大代表的人也“推举”为人大代表的“候选人”,他发挥的作用也就可想而知不说,这又怎么能说是“竞选”呢一个人连想都没想过自己会做人大代表,他为公众利益的热情也就无从谈起据报道中说,假设是组织认定的人“出局”,不去想是竞选人的落选,“则被认为是选举组织者的失职”,而既然“要保证组织提名的人不能落选”,那么不是组织提名的人也就没有当选的可能性,因此这种竞选也就不存在公平性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那些“有热情”甚至热情还非常高涨的选民们会不会被这种所谓的“竞选”打消呢   我们常说有些地方的人大监督不力,说话往往不起什么作用,“腰杆”硬不起来可为什么会这样,没有多少人去认真思考,更少有人从人大选举体制本身找原因仅从这期《南方周末》的报道中我们就看到,全国人大常委会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要让人大监督硬起来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包括给那些有政治热情并乐于维护公众权益的公民参选人大代表的渠道,并给他们创造行使代表权利的体制条件,这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需要”也就是说,如果“当选”的人大代表没有这种政治热情,没有多少参政意识,甚至总以为自己不过是个“配菜”,而“我们”又不去给“他们”“创造行使代表权利的体制条件”,你叫这“人大监督”又如何硬得起来呢尤其是看看眼下的情形:一个无论怎样没有热情的人,只要是“组织提名”,就不能落选;而只要不是组织提名的人也就休想当选,那么,又怎么能保证那些至少“有政治热情并乐于维护公众权益的公民”的人能成为“人民代表”呢而不能保证“那些有政治热情并乐于维护公众权益”的人当选人大代表,照全国人大常委会那位官员的意思来说,不就失去了“人大监督”硬起来的最基本条件了吗这真是让人犯难的事报道中说,即便是时至今日(闵按:今天来说,又已经是六年多以前的事了),我们有些选民对这种选举仍然不太重视之所以如此,我以为,选民的不重视,正是因为选民们觉得他们的那一票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那么重要如果我们不去从这种选举体制上找原因,而总以为是那些选民自身的问题,甚至还说是他们“缺乏热情”,这实在有愧于中国的选民谁都清楚就算是要做一个人大代表还有其他条件,我想,没有政治热情没有乐于维护公众权益的人首先应该出局——即便他们是“组织提名”的——而不是那些有政治热情并乐于维护公众权益而仅仅不是组织提名的人   要说的话似乎已经说完,忽然又想起约十年前,自己曾写过一篇杂感,题为《因无用而消失》,其中有个例子,很有点意思,容我再一次抄在这里:为什么印第安文明在欧洲人的入侵下迅速地衰败了呢据说研究人员从血液研究的角度居然找到了一种原因:多少万年前,当印第安人还居住在亚洲时,他们的血液在环境的长期影响下,形成了抗御那些欧亚大陆人类疾病的抗体但当他们进入美洲空气清静的处女地时,那里没有欧亚大陆上那些传染疾病的微生物这样,若干万年过去了,印第安人经过许多代的繁衍之后,他们体内原有的免疫功能因为长期无用而逐渐消失了到了1842年,欧洲殖民者带去麻疹、天花、腥红热、流感等病毒时,当地的印弟安人没有了任何抗御能力最后,除了被白人殖民者大量屠杀之外,在欧洲人带去的许多疾病打击下,印第安人大批死去,由此他们很快地衰败下去,不得不将美洲让给了外来入侵者   从上面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到,印第安人的衰败,至关重要的不仅是白人殖民者的入侵和屠杀,还有他们自身由于丧失了抵抗一些疾病的能力而大批死去所导致而这些人原来是有抵抗疾病能力的,只是由于换了不需要抵抗疾病的环境,致使印第安人的抵抗疾病的能力由于长期无用而逐渐消失设想,倘若不是这样,说不定今天的美洲就是印第安人的美洲,就是印第安人的天下,而不会只是说什么“美洲印第安人”因为这样说,意味着印弟安入只是几个小部落,是残存的一种人种,而决非繁荣强大的意思   抵抗疾病的功能因长期无用而不用而消失后,导致了美洲印第安人的衰败;而我们由于长期事实上没有实行民主,现在却要说是中国选民“缺乏热情”,大家看看是不是一个理儿据我所知,新中国成立前在解放区就有了“豆选”这一事实上直接“投票”的民主选举形式,然而,由于1949年后我们长期不用(在这里不是“无用”),这种“民主热情”自然也就消失了   末了,要说一句的是,那几名到美国观摩的官员不仅感叹人家选民的热情之高,更感叹如此有热情的选民们的“整个人群静悄悄的,没有一点激动人心的表现”   这些官员们就不想,他们还激动什么对于早已是家常便饭早已溶于生活中的民主选举,如果还要激动,倒成了怪事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来源:作者赐稿 唉,又一趟公费旅游呀 中国选民为何会不缺乏热情 原帖由 xxfengly 于 2008-11-18 22:15 发表 唉,又一趟公费旅游呀 NND,还不如叫俺去呢,起码还可以骑着自行车道出转转,